您所在的位置:黄金理财网 > 珠宝资讯 >

黄金一盎司等于多少克灰霾退却,“汉白玉村”重现光辉

  灰霾退却,“汉白玉村”重现光辉

黄金一盎司等于多少克灰霾退却,“汉白玉村”重现光辉

黄金一盎司等于多少克灰霾退却,“汉白玉村”重现光辉

  房山区大石窝镇的高庄村,村里靠山的一面,有个依山谷而形成的、比陶然亭湖还大的湖泊。今年开春以来,湖边修起了几条上山小路,整60岁的老村民马玉水没事儿就顺着湖边往山上散步,欣赏一下安静的湖面、远山的峭壁、绿油油的稻田。

  马玉水活过这一甲子,也是高庄村变化最大的60年。作为北京乃至全国最著名的汉白玉产地之一,他亲眼看见了原始开采方式到现代化机械开采的转变,又看到了掠夺资源到保护资源理念的提升。这个湖泊就是最好的证据,它曾是个深达70米的矿坑。

  如今还有不少开采好的石料摆在湖边等待运输,但村子里再也听不到放炮崩石头的声音,也看不见雕磨石材扬起的灰霾。千余年的开采历史,如今正在消失,换来的是更舒适的自然环境。

  □停产后村子安静了

  北京的西侧、北侧皆为山峦,而高庄村便位于平原与山区交界处。沿着公路穿过高庄村,便能来到村西侧的几座山脚下。山并不算高,这里的山展现给人们的一面,是陡峭的石壁。

  这些都是历年开采留下的岩壁,旁边的空地上,堆放着两三层楼高的大块石料,常见一米、两三米,甚至更长的大石块。从村西口一直到山坡上,绵延上千米的路边随处可见这种场景。

  岩壁下面是一片碧绿的湖水。两年以前,按照政府要求,高庄村停止了原石的开采,不再抽水之后,附近山上的水和地下泉水积蓄在矿坑里。“这矿坑有几十米深。”高庄村的一位村民老汉说,“比一栋高楼还深,从里面往上运石料的土路特别陡,差点儿的大卡车都开不上来。”

  由于卡车进出村子的两条道路就在居民的房屋旁,隆隆的卡车声也常年伴随着居民们的生活。不时有重型卡车经过,扬起一大片黄土,在大型机械的帮助下,卡车运上几块石头,开往附近的石料厂。虽然石料已经不再开采,但堆放的石料尚需时日才能全都运出去。用马玉水的话说:“已经看到了安静生活的希望啦。”

  在村外的石水路至房易路边,沿街连排坐落着数不清的石料加工厂,加工厂门口都会摆上几对两三米高的石狮子。昔日这条道路上也是异常热闹,虽然石料生意并不像自由市场一样人多,但每成交一笔买卖,可能就意味着至少几辆大卡车要在此经过、停车,吊车就要工作几个小时。

  “卡车声是不间断的噪音,石头末子常年飘着。遇上刮点儿小风、石料厂或是开采场的粉尘吹过来的时候,扫院子能扫出一撮儿白色的小土堆儿。”马玉水说,“村子一直就是那么脏了吧唧,直到停产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自己家这个村子可以这么漂亮。”

  □告别疯狂开采的年代

  高庄村的村口有个巨大影壁,上面刻着“汉白玉的故乡”这几个大字。这是村子多年以来的荣耀。这种荣耀与村民的生活密切相关,马玉水年轻的时候,“因为有开采业,咱们村的工分比别的村值钱,远近的姑娘都乐意嫁到这里来。”

  当时的开采以手工为主,这种代代相传可能已有上千年的方式效率相当低。而且社会经济不发达的时候,汉白玉的需求量不大,村里常年有大约二三十个村民壮汉,在矿坑附近工作。需要多大的石料,工人便从岩壁或是矿坑中扒出一块。

  虽说方式原始,但在有限的条件下,一系列工序也都形成了独特的文化。很多老村民还记得运输大石料的方式,乃是以骡马牲口拉住石料,趁着冬天,边泼水边结冰边往城里走。从这里运入北京城的石料要经过卢沟桥,村里人常说,卢沟桥东桥头至今还摆着一块村里产的大石头。

  但机器开采方式逐渐冲淡了村民们对传统工作模式的感情,老村民说,2005年后,开采进入最疯狂的时期,每天炸石料的声音如同地震,一公里外的村子都能感觉到明显的晃动。紧接着,石料被重型机械分割、运输。30年前运一块数吨重的石料都挺费劲,到了10年前,机械化作业常常开采百吨重的大石料。

  湖水旁的一处岩壁从侧面记录下了这种疯狂:一处面积稍小的岩壁,是村子开采十几代人、数百年留下的痕迹,另一处面积大得多的岩壁,才用了不过十多年。当时这里有六七个开采坑,加上运输司机,一共数百人同时工作,以至于留下了大深坑。

  “早年没有这个坑,这块地方是普通的耕地。”村民高老汉从家里来到这里种地,沿途会经过几口水井,若是干活渴了很方便取水;但就是随着矿坑越来越深,抽水机不停工作,这几口矿坑附近的水井逐渐干涸。

上一篇:黄金时刻天津地鐵石雕藝術文化主題展舉行

下一篇:黄金渔场小说15米汉白玉文风家训文化墙落地深圳社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