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黄金理财网 > 7*24快讯 >

黄金时刻贾府消费有一条“无差异曲线”

黄金时刻贾府消费有一条“无差异曲线”

黄金时刻贾府消费有一条“无差异曲线”

■ 张 麒

好日子要当穷日子过,是一句极具哲理的话,当永志不忘;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古人总结许多朝代得失更替的悟得,值得我们珍惜和记取。

美国经济学家曼昆在《消费者想要什么?》一文中说:“如果提供给消费者两个不同的组合,他将选择最适合他爱好的组合。如果两种组合同等程度地适合他的爱好,我们说,消费者在这两种组合之间是无差异的。”用曼昆的这一学术观点来解释《红楼梦》中贾府的消费,理解贾府中执行“消费任务”的人们,很多困扰我们多年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

譬如贾母的消费,她的消费观就是“高大上”,就是“奢侈品”,就是“洋货”,这取决于是她老人家的“爱好和兴趣”。她爱玻璃炕屏,她爱璎珞,她爱“西洋景”,总之是人们未曾见过或很少见到过的东西。贾母姓史,史家是豪门大户,积幼而来的“奢侈”“阔气”让她对那些低档、普遍和通行的东西看不上眼。尽管她多次提到贾府“只是个中等人家”,实际她自己是向“上等人家”“上流社会”看齐的。在第六十一回写道:“大厨房里预备老太太的饭,把天下所有的菜蔬用水牌写了,天天转着吃,吃到一个月现算倒好”。一个月吃的蔬菜,天天都不带重样的,简直是享尽天下美味了,当然开销也是巨大的,不过贾府的人不在乎,只要老太太喜欢就行。她的衣着、陈设,吃的、用的、铺排的,无不显现着封建时代贵族妇女的奢华。她不光自己是这样,对家人和奴婢也同样以“高贵”两字来要求的。如她给孙子贾宝玉买的大衣就是金雀呢大氅,那可是俄罗斯的货,是用上等的孔雀毛拈了线织成的。此物在当时每匹就要五六十两银子,一件大氅少说也要千两银子。《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里,她看到几个孙子辈的姑娘小子大雪天里在自家大观园里穿红戴绿,华衫异彩,就感叹:“好像仇十洲画上的人物”。

用现在的话来说,贾母好比是贾府这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董事长的做派和癖好自然影响和带动“总经理”王熙凤及其属下的人。王熙凤爱抽雪茄烟,吃饭那个讲究和做派,简直没话说的了。“约有一二十妇人,衣裙窸窣,渐入堂屋,往那边屋内去了。又见二三个妇人,都捧着大漆捧盒,进这边来等候。听得那边说了声‘摆饭’,渐渐的人才散出,只有伺候端菜的几个人。半日鸦雀不闻之后,忽见二人抬了一张炕桌来,放在这边炕上,桌上碗盆森列,仍是满满的鱼肉在内……”这是第六回里记述王熙凤进餐时的情形。但事有另类,人有别差,贾母的孙子辈中也有低调、俭朴,不事奢华的。如她的孙女贾探春就是个精打细算、朴实无华的女中豪杰。她购物就喜欢“朴而不俗,直而不拙”的东西,她治理经济,管大观园,就专找那些身份低微却有一技之长的仆人,从别人不起眼的一事一物里挣钱。她说“凡有用即值钱”。她朴素的经济思想最接近曼昆的经济学。

曼昆经济学同时指出,“收入变动对消费者的影响,让他们更理智、更贴近实际地做出选择。”这方面,贾府的例子倒是再典型不过了。熟悉《红楼梦》的读者只要看看贾府被抄家前后的消费对比,就会对曼昆的学说深信不疑。抄家前,贾府的消费简直与皇宫无二;抄家后的情形回到生活的原点。就是一贯养尊处优的贾母,其日常饮食也简化多了。书中写道:“贾母见自己的几色菜已摆完,另有两大捧盒内捧了几色菜来,便知是各房另外孝敬的旧规矩。”可这时贾母不高兴了:“上几次我就吩咐,如今可以把这些都蠲了罢,你们还不听,如今比不得在先輻辏的时光了。”她对清客冯紫英上门推销的四件洋货是很眼馋的,但此时此刻她吭都不吭一声,任凭孙媳妇王熙凤处置定夺,当然王熙凤最后因为经济困难还是没有买。能想象得出,老太太当时心里那个滋味可真是五味杂陈!

把曼昆的这一套经济学放大到一个国度,放大到当下的世界经济大格局来看,我们就不会不懂得“此一时彼一时”这话的含义。好日子要当穷日子过,是一句极具哲理的话,当永志不忘;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古人总结许多朝代得失更替的悟得,值得我们珍惜和记取。

上一篇:博信黄金服务业撑起国民经济“半壁江山” 带动超3亿人就

下一篇:纸黄金走势经济日报报道苏州稻香村 新技术改变“老口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