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黄金理财网 > 财经要闻 >

黄金钻石戒指智库|汽车、大米和选票:日美贸易协议的表与

2019年9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签订日美贸易协定达成协议。这一协议对日本政府和相关行业来说可谓是喜忧参半,其中令日本政府和汽车行业长舒一口气的是美国将暂时不对日本出口的汽车加征关税,然而日本希望美国取消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关税的问题却被暂时搁置;除此之外,在农产品方面,日本将降低美国产牛肉和猪肉的进口关税,最终税率有望降低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水平,这对日本畜牧业从业者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搭载“黑船”的美国肉制品即将登陆日本市场,消息一出引发日本畜牧业相关人士的担忧。

特朗普与安倍晋三

特朗普与安倍晋三

总体来看,此次贸易谈判中日本的谈判重点是实现汽车关税取消,但日本仅仅获得了暂不加征关税的承诺,其他内容都还是未知数;美国却利用贸易谈判成功打开了日本农产品市场,由此来看,或许此次贸易谈判日本的失去的要比获得的多。
然而,日本在农产品问题上也并非完全的失败者,此次贸易谈判中日本宣布为了减少美国大米的进口量,将大幅缩小《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中规定7万吨无关税限额,特朗普则对此表示理解,日本费劲心力终于挡住了汹涌而来的美国大米。从这个角度看,日本与美国是在用农业换工业,用牛肉换大米,看似无关痛痒,但如果大米市场失守,自民党政权将遭受惨痛打击;汽车行业再度受到冲击,特朗普连任将面临重大挑战,因此两国都不敢掉以轻心。换言之,两种简单的谈判筹码背后实却反映了日美两国复杂的政治逻辑。

日美贸易协议内容,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

日美贸易协议内容,来源: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

一、由来已久的日美贸易摩擦
此次日美贸易谈判的重点是取消日本汽车关税和扩大美国农产品进口,但熟稔日本经济史的读者都清楚地知道日美贸易摩擦的历史,而日美贸易谈判的焦点也从不限于汽车和农产品。
日美贸易摩擦始于20世纪50年代,其根源在于日美经济相对实力的变化和资源禀赋的差异。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进入高速增长时期,日美两国差距日益缩小。1965年开始日美两国的贸易收支发生逆转,美国赤字、日本盈余的情况长期存在,这种状况引起美国产业界的不满,贸易问题逐渐转化为政治问题。
第一波日美贸易摩擦主要关于纺织产品,1969年美国商务部长斯坦兹访日要求与日本缔结限制纺织产品出口的协定,但这一要求遭到日本政府和国会的坚决反对,双方谈判不欢而散。由此纺织品谈判的主角发生了转换,舞台开始以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和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中心,谈判的最终结果是日本全面让步,日本纺织行业受到残酷打击。此次谈判日本之所以如此孱弱,是因为尼克松将冲绳归还问题与贸易谈判相关联,给佐藤政府施加了巨大的政治压力,为了顺利收回冲绳,日本政府不得不牺牲经济利益,由此被坊间称为 “卖线买绳”。
第二波日美贸易摩擦主要关于钢铁贸易,由于采用了热效率更高的连续铸造法,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的钢铁生产成本较美国更低,大量钢材出口美国引发了日美钢铁贸易摩擦。进入20世纪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扩大到半导体、机电产品和汽车行业。尤其是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的爆发给日本汽车出口创造了良好的机遇,节油耐用的日系车成为美国市场中的翘楚,日本汽车产业在美国攻城略地,引发日本汽车制造商的不满,其中美国汽车产业的“三巨头”(通用汽车、福特和克莱斯勒)在美国政界发挥着巨大影响力,因此新的美日贸易摩擦再次成为政治问题。
日美贸易摩擦的变化主要与日美两国经济发展状况有关。从经济发展阶段看,处于落后阶段的日本通过劳动密集型产业实现了对发达国家的赶超,而随着经济转型的完成,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逐渐取代劳动密集型产业成为日美争端的关键。20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开始转型,新经济取代重工业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以汽车、钢铁制造业为基础的五大湖周边地区成为铁锈带,汽车之城匹茨堡甚至走向破产,面对日本企业的壮大和本国制造业的衰落,美国国内的汽车厂商和蓝领阶层日益不满,日美贸易争端不断激化。
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宣称要重振“美国制造”,夺回美国产业工人的工作岗位,因此赢得了蓝领阶层的支持,铁锈地带各州纷纷倒戈共和党。果不其然,上台之后的特朗普将矛头指向日本,多次威胁要对日本汽车加征关税,引发日本政府的担忧。然而从日美几十年的贸易摩擦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贸易问题从来不是纯粹的经济问题,其背后隐藏的是政治问题,而此次高调的特朗普表现得则更加露骨,除了贸易谈判,他更多考虑的是选票问题。

黄金钻石戒指智库|汽车、大米和选票:日美贸易协议的表与

2008年与2016年美国大选对比

上一篇:超级黄金手txt广东省统计局发布《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广东经济社

下一篇:qq飞车黄金神兽新财务规则给拨备设上限 改变银行存"私房钱"的
TOP